去年清明天伦乐,今日冷清阴阳隔

  • 2018-04-05
  • 0

去年的清明节我是借出差之际回去的。当时和父母亲从咸阳坐绿皮火车回县上,拖着大大小小的好几个包裹。因为最近这些年不是高铁就是飞机,一直没有机会坐这样的慢车,刚上车之前还有些兴奋,我专门用手机拍了照片发给老婆炫耀。但当天正好是假日人很多,大部分人都是在西安咸阳打工的,车厢里过道里都挤的是人。因为我们提前订的票还是有座位,看得出父母都比较满足,很快跟边上的人拉起了家常。我当时的印象就是车厢里闷热嘈杂,自己心里暗自想以后再也不坐这种车了。这个车开了两个小时到彬县,我弟弟小龙开车来接我们。父亲喜欢坐这种车的最大的原因就是便宜,从县城坐到咸阳只要15元,他再坐公交车就可以到,所以他每次来回咸阳基本都是坐这种车,提前查好车次时间,安排得妥妥当当的,他觉得很方便。

我在家里待了两天,还陪父亲去给地掌祖坟祭扫。

假期过完我因为有事要去西峰,记得那天离家时跟往常一样,父亲张罗在家里吃好饭,让我大姐夫送我去高速路口坐车。这次离别普通的跟往常没什么两样,但就是这次是我和父亲的最后一面。而往常我离家时都是父亲送我到车站看着我上车,然后车子发车从车站大院里开出来的时候都会看到父亲还推着自行车现在路边目送我。

而当我7月23日接到弟弟的电话赶回家时,父亲已经永远离开我了,他没有给我留下一句话,我一直接受不了他老人家就这样离开了我。我一直想着我们在一起的时间还很长,还有很多快乐时光,可竟然就这样离别。